欢迎来到论文发表向导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哲学与人文 > 略论史学宗师白寿彝的主编精神--以《中国通史》编辑为中心的考察

文章阅读

返回文章列表>>

略论史学宗师白寿彝的主编精神--以《中国通史》编辑为中心的考察

发布时间:2014-11-11 作者:赵骞

略论史学宗师白寿彝的主编精神——以《中国通史》编辑为中心的考察

赵骞

摘要:白寿彝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大家,由他编辑的《中国通史》被学界专家认为是20世纪中国史学的压轴之作。这部书从酝酿到出版,历经二十余栽,耗去了白寿彝几乎半生的心血,在整个编辑全书的过程当中,白寿彝不顾年事已高,以真正主编的态度认真对待这部史书的编辑,以惊人的毅力最终取得了全书的最终告成。其尽责的主编精神值得时下的各类期刊杂志,各类丛书编辑借鉴。

关键词:白寿彝;《中国通史》;主编精神;借鉴

白寿彝(1909—2000),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大家,他在中国交通史,中国回族史,中国伊斯兰史,中国史学史,中国思想史,中国通史均有建树,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改革开放以后,白寿彝的主要工作主要集中在回族史,中国史学史和中国通史上,并且都取得了很大成功。尤其是《中国通史》被认为是20世纪中国史学的压轴之作。截止到目前,这部总共22册,1400万字的《中国通史》,已经发行了近四万册,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要归功于白寿彝负责的主编精神,虽然大师已去,但是精神长存,他的这种主编精神值得当今编辑同行借鉴。

一、白寿彝先生作为一个回族史学家,在1962年和1974年曾经两次造访过阿拉伯国家。当时阿拉伯国家的史学工作者表现了对东方历史文化尤其是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在1962年,当时阿拉伯国家史学工作者主要采用的是Et本人的书。到1974年,阿拉伯国家史学工作者主要采用的是林语堂的《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白寿彝为没有写出有自己中国特色的《中国通史》感到遗憾。可以说阿拉伯世界的两次访问,阿拉伯世界史学工作者的国际期望,给了自寿彝很大的压力,同时又是很大的鼓舞。要写出一部有中国特色的《中国通史》。与此同时,1971年周恩来总理指示希望能够编出一部有中国特色的大型《中国通史》,当时由于客观条件以及国内大环境的影响,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一直到1976年文革结束前,国家曾经两次组织编写班子,这个任务也没有完成。这也促使白寿彝想要编出一部有中国特色的《中国通史》。

阿拉伯人民的国际期待和周总理的遗愿,国际期许与国内要求使得白寿彝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编辑出版一套有中国特色的《中国通史》。但是这一时期条件还并不成熟,客观环境的需要成为了白寿彝编辑《中国通史》的动力。正是因为有着这种动力,他开始了自己对《中国通史》探索之旅。

二、在编辑《中国通史》之前,白寿彝曾经着手编辑了两部通史,一部是二百多万字的中型《中国通史》,但是白寿彝对这部《中国通史》并不满意。之后,白寿彝就着手编辑小型《中国通史》,这部小型《中国通史》也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中国通史纲要》,全书30多万字。这部通史被认为是后来大型《中国通史》的铺垫篇,是大通史的雏形。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中国通史纲要》原来是打算提供给外国朋友看的,但是后来在国内发行,受到了极大欢迎,迄今为止销售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多万册,并且获得了中国图书一等奖和教育部教材一等奖,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同时也被翻译成了多国语言,成为了国外学习者不可多得的了解中国历史的工具书。

随着《中国通史纲要》的编辑成功,以及在《中国通史纲要》编撰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白寿彝积极开始着手编撰大通史的过程。从小到大,体现了白寿彝的务实精神和勇攀高峰的品质,以及他对史学对编撰中国通史的不懈追求。

三、新时期,白寿彝主要围绕三个方面的学术情况来进行自己的工作,这就是回族史,中国史学史,中国通史。而其中中国通史耗时最长,磨难最多。从《中国通史纲要》的开始酝酿,到1999年大型《中国通史》全部出起,花了二十多年时间。如果从大型《中国通史》的《导论卷》1989年开始出版,到1999年全部出版,也用了10年时间。真可谓二十年磨一剑,绕指做龙吟。而那时候白寿彝已经是70岁的老人,很多人曾经认为白寿彝的大型《中国通史》无法完成,这不仅是因为经费,人力物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白寿彝身体的问题。白寿彝却丝毫不理会这些,以史学家的高度责任感和积极进取的精神说自己做学问从70岁开始。

白寿彝积极调动各方面的力量,集中了全国500多名知名学者,一起以一种集体团队的精神来完成这部著作。这些专家学者包括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科技学家。能够在这样一个时间内集中这么多的专家学者,的确是不容易的事情。这是白寿彝人格魅力所在,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学术号召力和影响力,才使得大型《中国通史》能顺利完成并且保证了质量。

在编撰大型《中国通史》的过程当中,也遇到了不少麻烦,经费问题编写人员问题都是需要一个个去协调的。这里偶举一例,《元史卷》的工作原来是由著名的元史专家韩儒林来主编,但是天不假人,韩儒林不幸去世。于是白寿彝就和韩儒林的学生陈得芝商量,由他继续把工作延续下去。并且将这工作做好。同时也有两卷的主编因为有事,白寿彝不得不重新协调换人。这些都体现了白寿彝作为一个主编,积极调适各方面的关系,推动大型《中国通史》向成功迈进。

更严重的问题是白寿彝此时已经是一个已经年过七旬的老人,精力已经非年轻人。而且他眼睛患上了白内障,到后来眼睛几乎全部失明。刚开始的时候,他依然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细读,然后加以修改;到后来确实没有办法自己读,他就让自己的助手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他念,他就一边听一边嘱咐助手修改。这样的主编精神真可谓杜鹃啼血。

时下,有部分主编可以说是冒牌主编,既不做主,也不编写。只是挂一个主编的名头,拿点所谓的主编费,就把自己的名字挂了上去。从某种程度上看,这是对读者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态度,编辑也应该有自己的良知。白寿彝不是这样,他不仅主,而且编。大型《中国通史》导论卷30万字,他亲自撰写了最重要的章节,一共近八万字,占全书的四分之一左右。对于其它各卷的书籍他是积极参入,多方协调,认真筹划。是真正意义上的主编,做到了既主又编。

四、正是由于对自己的编撰的作品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自寿彝的大型《中国通史》获得了空前的叫好。1999年全部出起的时候,正是自寿彝9o大寿,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发去了贺电贺信。江泽民同志贺信说到:“中华民族的历史,是全民族的共同财富。全党全社会都应重视对中国历史的学习......我相信,这套中国通史,一定会有益于推动全党全社会进一步形成学习历史的浓厚风气”。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当时给予白寿彝的高度评价。如果没有这样的艰辛付出,是不可能得到这样的荣誉的。

同时这部大型《中国通史》以其“新综合体”的体例创新,得到了后来编辑史书的不少主编的效仿。比如有的省正在进行自己本省的通史编撰,就采取的是这样一种体裁。

仔细分析大型《中国通史》之所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受到社会的关注,这与白寿彝的主编精神关系重大,仔细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点。

第一,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对于阿拉伯国家学者的要求,对于周总理的遗愿,他始终以史学家对历史对现实的高度关注,给予了自己的回应,要超过日本人,要写出自己的通史。

第二,要善于做基础性的工作。从《中国通史纲要》到大型《中国通史》,白寿彝都始终站在异乡,没有任何怨言。相反在中型通史不能完成的情况下,(白寿彝先生原来打算编大、中、小三部通史)从小做起,把小事业做成了大事业,做成了名山事业。

第三,做真正的主编。不做空头主编,不做挂名主编。是白寿彝编书的宗旨,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求真务实的态度,在整个通史的编撰过程中,他都是旗帜,积极协调,亲历亲为,从策划到统稿到定稿都是孜孜不倦。这种精神尤其值得一提。值得当代编辑同行借鉴。

第四,善于协调各方面关系。对于编撰大型《中国通史》所出现的问题,自寿彝都能够积极协调,妥善处理,成功的将一个500多人的团队融入到了整个通史的编写过程当中,这需要相当的个人号召力凝聚力。

第五,要有精品意识。白寿彝曾经做过两个通史,结果二百万字的没有出版,只出版了30万字的《中国通史纲要》,然后才继续谋划大型通史的编撰,这体现了一个成熟的史学家的精品意识。

第六,要有创新意识。自寿彝的中国通史从酝酿到完成,一共用了二十年时间,而这期间,白寿彝不断思考,勇于创新,从传统史学书籍中获取养料,义从现代书籍中获取方法,两者结合,形成了最终的以“新综合体”而著称的中国通史,这部书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中国通史的压轴之作,可见其影响之大。

总之,作为大型《中国通史》的总主编,白寿彝的编辑思想遗产留给我们的思考还很多,这里是笔者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并且希望能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基础科学论文 工程科技论文 农业科技论文 医药卫生论文 社会科学 哲学与人文 信息科技 经济管理